<pre id="xvxxt"><ruby id="xvxxt"><ol id="xvxxt"></ol></ruby></pre>

        <pre id="xvxxt"><pre id="xvxxt"></pre></pre>

        <track id="xvxxt"></track>
          <track id="xvxxt"><ruby id="xvxxt"><strike id="xvxxt"></strike></ruby></track>

          設為首頁 報刊投稿 微博平臺

           首頁 >> 社科網原創
          拜占庭與兩河流域文明的互動
          2022年11月23日 09:1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孫思萌 字號
          2022年11月23日 09:1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孫思萌
          關鍵詞:拜占庭;兩河流域

          內容摘要:公元4—7世紀,兩河流域(美索不達米亞)是拜占庭帝國的東部邊疆,拜占庭早期和中期的史料對該地區高度關注、頻有提及。

          關鍵詞:拜占庭;兩河流域

          作者簡介:

            公元4—7世紀,兩河流域(美索不達米亞)是拜占庭帝國的東部邊疆,拜占庭早期和中期的史料對該地區高度關注、頻有提及。

            他者的文明

            就文化層面而言,拜占庭時期的史料并未將兩河流域文明視為同質文明,而是將其視為他者的文明。這主要是基于歷史因素的考量。兩河流域是世界上最早誕生文明的地區之一,在上古時期先后出現蘇美爾、阿卡德、巴比倫、亞述等文明,并對古希臘羅馬文明產生了深遠影響。但兩河流域在公元前6世紀被并入波斯帝國,因此拜占庭人將波斯人視為兩河文明的正統傳人。這種觀念幾乎貫穿了整個拜占庭歷史時期。

            晚至12世紀,拜占庭歷史學家尼基塔斯·侯尼亞迪斯(Niketas Choniates)在描述凱撒里亞的一位當地統治者時提到了美索不達米亞。這位統治者認為自己是達尼什曼德(Danishmendids)王朝的直系后裔,從血統上可以追溯至安息(Arsacids)王朝。尼基塔斯·侯尼亞迪斯稱,他們都是勇敢而堅強的勇士,是那些征服羅馬城市者中最強大、最無情的人。在他看來,波斯人與美索不達米亞之間存在更為直接的文明傳承關系。

            由于美索不達米亞是兩大帝國長期發生沖突且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的區域,因此在早期拜占庭史料中,對美索不達米亞的河流、地貌、物產、習俗以及波斯帝國在該區域的行省劃分等都有著細致的記述。例如,關于兩河流域中非常著名的亞述(Assyria)行省,拜占庭史學家阿米安·馬塞林努斯(Ammianus Marcellinus)便提到過,它因大量的人口、廣闊的面積、富庶且種類繁多的物產而聞名。這個行省曾經遍布著偉大且富裕的族群,后來這里被統稱為“亞述”。古時的“亞述”在此時更名為“阿迪亞貝納”(Adiabena),意為“不可沿水上行的”,源自希臘語νειν”(沿水而上)。這是因為“亞述”位于可航行的奧納河(Ona)和底格里斯河之間,無法蹚水抵達。阿米安還記載了當地出產的奇特物資,如石腦油,鳥類如果粘上便無法繼續飛翔,而當石腦油燃燒起來時,只有用土才可以撲滅。

            查士丁尼時代的史學家普羅柯比(Procopius)也在其著作《戰史》中,用專門一章的篇幅描述了美索不達米亞名稱的來源、兩條河流的源頭和流向、這一區域的神話傳說、兩國的軍事沖突等。普羅柯比曾多次到達美索不達米亞地區,因此對當地戰略格局有著清晰的認識。例如,他提到,尼西比斯(Nisibis)等地被波斯人占領后對拜占庭帝國產生了不利的戰略影響,因為波斯人可以不用顧及幼發拉底河以外的區域,而是從埃德薩及其周邊對拜占庭帝國發動進攻。

            帝國的邊疆

            拜占庭人對美索不達米亞的關注更多來自政治、軍事層面。羅馬帝國的東進和波斯帝國的西擴,兩大帝國的沖突集中在美索不達米亞地區。及至拜占庭時期,美索不達米亞成為兩大帝國的邊境。拜占庭早期的史料對此有著明確的認知。

            阿米安記載了公元4世紀拜占庭帝國與波斯人在兩河流域的多次軍事沖突,提到羅馬帝國的軍官們“守衛著委任給他們的邊境”?;实劭邓固固釣跛乖趦珊恿饔虼笠幠M捅?,其目的并非擴張、侵占領土,而是“在底格里斯河我們這一側拉起警戒線,監督波斯國王可能入侵的地方”。在相當長的時間里,美索不達米亞被分為南北兩部分,分別由波斯帝國和拜占庭帝國控制。拜占庭帝國將美索不達米亞北部視為本國傳統意義上的勢力范圍,是其自身在東南部的邊境,也是其與波斯人爭奪霸權的核心區域。

            這種認知在拜占庭早期的史料中占據主導地位,并對拜占庭早期歷史文化產生了多重影響,具體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其一,美索不達米亞見證了拜占庭帝國與波斯帝國的爭霸歷史,雙方在此地持續拉鋸,最終導致整個美索不達米亞區域被后起的阿拉伯帝國吞并。拜占庭時期啟用新都君士坦丁堡,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為了維系帝國在東部的疆域,君士坦丁王朝與波斯帝國連年征戰,拜占庭皇帝朱利安御駕親征,意欲直取波斯首都泰西封,卻戰死沙場。繼任皇帝卓維安被迫與波斯國王薩普爾締結和約,割讓大片領土,包括拜占庭帝國在底格里斯河外側的5個行省、15個要塞,以及尼西比斯、辛加拉(Singara)等地。根據協議,尼西比斯和辛加拉雖然交與波斯人,但原來的民眾可以離開、前往拜占庭境內。然而,兩大帝國的爭霸并未結束,而是持續存在,在查士丁尼大帝統治時期達到頂峰。

            普羅柯比在《戰史》的前兩卷便記載了拜占庭帝國與波斯帝國的戰爭。在查士丁尼的繼任者查士丁二世統治時期,拜占庭方面遭遇重創,美索不達米亞諸多領土淪陷于波斯之手,其中包括著名的達拉城(Dara)。591年,波斯國王侯斯羅埃斯二世遭遇國內叛亂,向拜占庭皇帝莫里斯尋求援助,為表達謝意,他將美索不達米亞地區的許多領土歸還給拜占庭帝國。605年,兩大帝國戰事再起,拜占庭大片領土淪陷,隨后皇帝伊拉克略集結大軍反擊,627年在尼尼微重創波斯軍隊,628年摧毀波斯政權。不過,拜占庭帝國未能就此實現在美索不達米亞的主導地位,反而在與波斯帝國的戰爭中消耗了軍力和國力,阿拉伯人興起之后勢如破竹,迅速占領了整個美索不達米亞地區,拜占庭帝國的勢力被迫從此地退卻。

            其二,為了維系在美索不達米亞北部的領土,掌握爭霸主導權,拜占庭帝國在當地建立了完善的軍政體系,設立美索不達米亞行省,置于東方轄區(diocese of Oriens)之下。美索不達米亞行省最高軍事官員是“美索不達米亞公爵”(doux of Mesopotamia),其府邸最初位于尼西比斯。在卓維安割地求和時,將尼西比斯讓與波斯人,于是拜占庭帝國重新將阿米達(Amida)定為美索不達米亞行省的府邸。此后,拜占庭皇帝在重要戰略區域陸續新建了一些重要的城市,如馬爾提洛波利斯(Martyropolis)、達拉,以便完善在當地的治理,而軍隊則主要駐扎于君士坦提納(Constantina)或達拉。

           

            拜占庭帝國早期的《職官錄》中詳細記載了美索不達米亞行省中的各級軍事部署。例如,以君士坦提納為基地的第一帕提亞軍團、以底格里斯河畔貝扎布德(Bezabde)為基地的第二帕提亞軍團等。6世紀初,拜占庭帝國已經在美索不達米亞設立了三個行?。阂皇堑谒膩喢滥醽喰惺。ˋrmenia Quarta),首府是馬爾提洛波利斯;二是美索不達米亞行省,首府是阿米達;三是南美索不達米亞行省,首府是達拉。在查士丁尼大帝統治時期,為了遏制波斯人的潛在入侵,帝國進一步完善美索不達米亞的軍事防御能力。根據普羅柯比的記載,美索不達米亞的部分區域“應該全面加強防御、以各種方式進行加固……皇帝查士丁尼在此地建立起堅固的要塞,駐守重兵,將這一區域變得堅不可摧,蠻族人完全無法侵入”。

            至7世紀初,拜占庭帝國在美索不達米亞的有效治理似乎在退化。根據塞浦路斯的喬治(George of Cyprus)的記載,拜占庭帝國將美索不達米亞區域整合成兩個新的行?。阂粋€被稱為美索不達米亞行省或第四亞美尼亞行省,另一個則被稱為“另一個第四亞美尼亞行省”(Other Armenia Quarta)。行政規劃的不完善和行省命名的隨意,是拜占庭帝國這一時期在美索不達米亞主導地位弱化的體現,也進一步削弱了帝國在該區域的統治。

            其三,在宗教層面,拜占庭帝國也非常重視兩河流域,大致依據行政規劃建立起宗教教區,以基督教的傳播促進美索不達米亞地區居民對拜占庭帝國及其教會的歸屬感、認同感,以宗教的力量鞏固對美索不達米亞北部的統治權。源于此,許多與這一區域相關的圣徒、神跡被締造出來。例如,根據塞奧多利特(Theodoret of Cyrrhus)的記載,尼西比斯主教雅各(Jacob of Nisibis)曾在面對波斯國王薩普爾的大軍攻城時,施展了神技。當時,波斯大軍攔截水流,利用水的沖擊力攻破了尼西比斯城墻,而雅各則通過祈禱,向敵人降下詛咒,召集黑云般的蚊蟲叮咬敵人及其戰馬戰象,迫使敵人倉皇逃跑。不過,整體而言,拜占庭帝國在美索不達米亞疆域的宗教政策與帝國的整體宗教政策基本一脈相承,并未給予該區域特殊的宗教地位。

            緬懷的記憶

            拜占庭史料中的兩河流域既承載著羅馬帝國在東方施行統治的輝煌記憶,也見證了拜占庭與波斯兩大帝國爭霸戰爭的歷史。源于此,拜占庭帝國在馬其頓王朝時期出現中興后,曾有多位皇帝遠征美索不達米亞,試圖重建帝國在該地區的統治權,只是并未取得實質性的成就。約翰一世·基米斯基在遠征不順之際,在面向軍隊的演講詞中便直言:“羅馬人吶,我并沒有達成我的偉大預期。我曾期望能夠實現比現在更加榮耀的偉業,能夠無所畏懼地在幼發拉底河中沐浴、暢飲它流淌的河水,能夠看到底格里斯河,用全副武裝的士兵們令敵人驚恐?!?/p>

            至此,拜占庭帝國對美索不達米亞疆域的最后回憶在大多數情況下停留在了7世紀時與波斯的爭霸戰爭。執事官利奧(Leo the Deacon)在提及尼西比斯時,對該城歷史的最后追憶便定格在尼西比斯主教雅各抵抗來襲的波斯大軍。為了緬懷羅馬帝國在東部的輝煌,9世紀后期、10世紀初的拜占庭皇帝利奧六世在統治期間,重新啟用美索不達米亞這一稱呼,并創建了一個新的軍區,但美索不達米亞軍區的轄區并非兩河流域,也不是帝國早期的美索不達米亞行省,而是位于原行省的西北方位。

            根據君士坦丁七世時期官方文獻《論帝國管理》的記載,美索不達米亞軍區下轄卡瑪察(Kamacha,今土耳其凱馬赫)、凱爾澤尼(Keltzini,今土耳其城市埃爾津詹)等地,后增加了羅曼諾波利斯(Ramanopolis)等區域。這些區域主要是亞美尼亞人的聚居地,因此所謂美索不達米亞軍區的軍官經常由臣服于拜占庭帝國的亞美尼亞人擔任。而在此后的拜占庭歷史文獻中,在提及美索不達米亞時,大多數情況下指稱的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兩河流域,而是帝國新建立的這個軍區。隨著拜占庭帝國的衰落,美索不達米亞軍區也隨之退出歷史舞臺,逐漸淡出了拜占庭學者的視野。

           ?。ㄗ髡邌挝唬褐袊鐣茖W院世界歷史研究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黃琲)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www.夜夜

            <pre id="xvxxt"><ruby id="xvxxt"><ol id="xvxxt"></ol></ruby></pre>

                <pre id="xvxxt"><pre id="xvxxt"></pre></pre>

                <track id="xvxxt"></track>
                  <track id="xvxxt"><ruby id="xvxxt"><strike id="xvxxt"></strike></ruby></track>